猜你喜欢
蝴蝶圣经

蝴蝶圣经

书籍作者:理查德·I.文-赖特 ISBN:9787521754292
书籍语言:简体中文 连载状态:全集
电子书格式:pdf,txt,epub,mobi,azw3 下载次数:5193
创建日期:2024-05-16 发布日期:2024-05-16
运行环境:PC/Windows/Linux/Mac/IOS/iPhone/iPad/Kindle/Android/安卓/平板
下载地址
内容简介

本书是威廉·琼斯的《琼斯图谱》(Iconotypes)近300年来的初次出版,由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倾力打造并授权。一本有史以来关于蝴蝶的同时具有科学价值和视觉震撼力的作品。

18世纪威廉·琼斯用30年的时间绘制了6个大洲约800种蝴蝶的1600幅画作,作品共编为7卷,称为《琼斯图谱》,广受赞誉,是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由于其中一些物种如今已经灭绝,它更显珍贵。本书利用现代高水平的色彩管理和印刷制作技术,高质量还原了每幅手绘作品的细节与颜色,传递博物学鼎盛期的视觉享受;文字部分由牛津大学权威昆虫学家理查德·I·文-赖特完成,梳理了琼斯的原始记录,增加了对原书资料的考证和鳞翅目研究进展,提供了现代分类学名称以及物种注释,方便读者阅读。此外,本书还间隔地散布着6张分布信息图,显示每个物种的位置,方便直观了解蝴蝶的世界分布。

一本覆盖地域广、收录物种数多的蝴蝶画册,加之高还原度的图片质量、高水准的文字内容和编排逻辑,不同年龄、不同专业基础的读者都能从中收获满满。不仅可以作为认识蝴蝶的百科全书,还能作为蝴蝶类的典藏读物长销。

在鳞翅目物种(蝴蝶和蛾类)衰退的当下,这本书的价值不只是向我们呈现丰富又美丽的物种,更希望大家关注当下的生物多样性,守护这份伟大的自然宝藏。


作者简介

绘画:威廉·琼斯(William Jones,1735—1818)

昆虫学爱好者,博物学家,林奈学会早期成员之一,以水彩和水粉画记录了大量一手的蝴蝶和蛾类的标本藏品,其创作的《琼斯图谱》是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的“镇馆之宝”。林奈的弟子、昆虫分类学先驱法布里丘斯曾引用琼斯的诸多画作发表了200多个新物种。

撰文:理查德·I·文-赖特(Richard I. Vane-Wright,1942—)

英国昆虫学家和分类学家,在伦敦自然史博物馆工作了约60年。作为蝴蝶专家,昆虫学系主任,他于2004年从博物馆退休。出版过约250种出版物。参与过多个生物多样性保护和昆虫学项目。

译者:罗心宇

中国农业大学昆虫学博士,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博士后,现为中国国家地理自然教育中心课程研发负责人。长期从事科学考察、科普写作和自然摄影。译作有《彩虹尘埃》《雨林行者》《昆虫的奇妙生活》《给孩子讲昆虫》《蝴蝶的语言》。担任多个视频平台的科普顾问或签约播主。此外,多次受邀担任央视10套《科学动物园》节目嘉宾等。

专家审校:李学燕

中国科学院昆明动物研究所副研究员;中国昆虫学会第十一届理事会理事,蝴蝶分会委员,蛾类委员会副主任;云南省昆虫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蝴蝶圣经》电子书免费下载

pdf下载 txt下载 epub下载 mobi下载 azw3下载

前言

序言

保罗·史密斯教授(Professor Paul Smith)

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馆长

作为启蒙时代的一部分,18世纪后半叶见证了科学的重大发展。和青铜时代以降的诸多知识和文化运动一样,启蒙运动在不列颠群岛发展缓慢,却在18世纪70―80年代迎来了高潮,出现了几个各具特点的活动中心――爱丁堡、曼彻斯特、伯明翰和伦敦。关于大自然,瑞典生物学家卡尔·林奈(Carl Linnaeus,1707―1778)尝试用一套双名法系统来对事物进行分类,先是植物,再是动物(以及矿物质,但不太成功),这给人们注入了动力,将自然神学的秩序赋予丰富多彩的生命世界。威廉·琼斯是这个领域不可或缺的一员,尤其是在伦敦,他同样从日益增长的殖民活动和全球贸易所带来的源源不断的标本中获益匪浅。

这一时期博物学发展的里程碑是1788 年伦敦林奈学会的成立。牛津大学博物馆还保存着威廉·琼斯和詹姆斯·爱德华·史密斯爵士(Sir James Edward Smith,1759―1828)在1786年9月到1787年7月之间的通信,他们在信中讨论了建立一个致力于博物学研究的学会的相关事宜,这就是后来的林奈学会。琼斯于1791年11月15日被选为会员,而博物馆里还保存着他在当年12月7日缴纳10.50 英镑(相当于今天的1600英镑)终身会费的收据。

博物馆里还有一个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的琼斯档案馆(Jones archive),让人可以兴味盎然地了解他的博物学家生涯和工作方式。比如,除了琼斯关于建立林奈学会的往来信件和《琼斯图谱》,这里还有13幅画作和若干草稿,以及他艺术创作所用的颜料盒。《琼斯图谱》原书分为七卷,包含1300幅蝴蝶和蛾类插画,笔法皆是异乎寻常之精细,并且接近真实大小。尽管这些画作创作的具体日期并不明确,但普遍认为琼斯是在18世纪80年代退休移居切尔西之后开始创作这些图谱的,到90年代,大部分画作已经完成,虽然直到19世纪初才画完。

威廉·琼斯把他的科学资料和标本收藏留给了表弟约翰·道特里·德鲁伊特(John Dawtrey Drewitt),之后又从约翰·道特里的儿子罗伯特·道特里·德鲁伊特(Robert Dawtrey Drewitt)传到了孙子弗雷德里克·道特里·德鲁伊特(Frederick Dawtrey Drewitt,1848―1942)手上。恰好,弗雷德里克既是一位科学家,也是一位艺术家。作为一位艺术家,他曾两度举办画展,而《自然》(Nature)杂志为他刊登的讣告表明,他还是约翰·罗斯金(John Ruskin,1819―1900)的朋友。弗雷德里克的本职是伦敦医院的医生,但他1871年在牛津大学获得自然科学学位。自然科学学位设立于1850年,授课地点从1860年开始转入新建成的一座科学楼――校立博物馆,也就是现在的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他的导师包括医学钦定讲座教授亨利·阿克兰(Henry Acland,1815―1900),此人同时也在基督堂学院执教,并且是创建校立博物馆的主要推动力量,而罗斯金和拉斐尔前派则指点了博物馆的建筑设计。弗雷德里克还接受过昆虫学家约翰·韦斯特伍德(John Westwood,1805―1893)的教导,韦斯特伍德在1857年被指派到博物馆工作,并从1861年开始担任霍普动物学教授。韦斯特伍德甚至在弗雷德里克大学本科期间就与他开始书信往来和社交会面,这位长者还向他传授了平版印刷术。一个多方关联的博物学圈子开始形成,而此时“霍普先生昆虫博物馆”正在新博物馆的内部开始建成。昆虫学在牛津风头正盛,一切可谓恰逢其会。

有趣的是,弗雷德里克与自己的祖辈成了同道中人。1902 年,54 岁的弗雷德里克从医学领域退休,将自己的注意力转向大自然。他是英国鸟类学家联合会成员,同时也是英国动物学会、英国国家风景名胜信托基金会和英国自然保护促进会的理事会成员。他还深深地喜欢上了离庄园街上的琼斯故居很近的切尔西药用植物园,并出版了一本书――《切尔西药用植物园罗曼史》(The Romance of the Apothecaries Garden at Chelsea,1923)――介绍它引人入胜的历史。弗雷德里克在读本科的时候,就开始与韦斯特伍德合作,尝试出版《琼斯图谱》,至少是其中一部分,但他们的努力以失败告终。1925―1933 年,弗雷德里克与接任韦斯特伍德霍普教授职位的爱德华·巴格诺尔·波尔顿(Edward Bagnall Poulton)联络,并接连将《琼斯图谱》和琼斯资料库捐赠给博物馆。在接受弗雷德里克1925―1929年捐赠的包括鳞翅目在内的其他昆虫标本之后,1931年,博物馆又以20英镑的价格从弗雷德里克手中买下了琼斯的英国鳞翅目昆虫标本柜,共计44盒。

《琼斯图谱》的意义远远不止于启蒙时代的珍奇发现。1787年,丹麦昆虫学家约翰·C.法布里丘斯(Johan C. Fabricius,1745―1808)造访伦敦期间,趁机检视了琼斯存世的大部分蝶蛾标本画,并基于这些资料在其 1793 年出版的专著《系统昆虫学》(Entomologia Systematica)第三卷中描述了231个新物种。法布里丘斯是林奈的弟子中昆虫学研究的先驱,这部专著拓展了林奈早前在1758年和1767年出版的两版《自然系统》(Systema naturae)中对鳞翅目物种的记载。由此,《琼斯图谱》成为蝴蝶分类学和系统学(阐释演化关系的学科)的基石之一。持续研究表明,全球的昆虫丰富度已经在半个世纪里下降了45%。在这样一个时代,《琼斯图谱》这份对于全球蝴蝶区系的早期记录同样承载着保护生物学方面的重要信息。仅仅在欧洲,草原上的蝴蝶就在过去30年间经历了40%的衰减,这主要归咎于栖息地丧失和化学污染。值得注意的是,《琼斯图谱》记录了工业时代以前的蝴蝶世界,其中好几种蝴蝶如今有的已灭绝,有的已区域性灭绝或者数量正在下降。

自1818年琼斯去世之后,人们曾数次试图出版这份科学上至关重要、艺术上精美绝伦的作品。在韦斯特伍德和弗雷德里克失败之后,黑尔·卡彭特(Hale Carpenter,第三任霍普教授)又和其他人一起尝试将《琼斯图谱》出版,但未能成功。直到近期,《琼斯图谱》都只能在牛津大学自然史博物馆阅览原本,或者通过20世纪70年代末出品的一套非常稀有的35毫米胶片拍摄的复制品来传播。自2013年开始,人们可以在博物馆的网站上浏览这部作品的数字化影像了,但在努力推广威廉·琼斯杰作的漫长历程中,本书的成功出版仍然象征着我们迈出了令人振奋的一步。


目录

序言 —— Ⅷ

前言??威廉 · 琼斯与《琼斯图谱》的诞生 ―— XI

第 I 卷

“骑兵类”蝴蝶:“特洛伊骑兵”和“希腊骑兵”

Papiliones Equites: Troes & Achivi —— 1

物种分布图:欧洲――94 鳞翅目的早期研究――97

第 II 卷

Papiliones Heliconii “赫利孔类”蝴蝶 —— 105

物种分布图:北美洲和中美洲――144

第 III 卷

“丹尼亚斯类”蝴蝶:“纯色类”和“彩色类”

Papiliones Danai: Candidi & Festivi—— 147

物种分布图:南美洲――226 鳞翅目研究活动的盛行――229

第 IV 卷

“仙女类”蝴蝶:“有眼斑类”和“无眼斑类”

Papiliones Nymphales: Gemmati & Phalerati—— 241

物种分布图:亚洲――318 18―19 世纪的鳞翅目收藏活动――321

第 V 卷

“仙女类”蝴蝶

Papiliones Nymphales—— 329

物种分布图:非洲――424 描绘蝴蝶的艺术――427

第 VI 卷

Papiliones Plebeji “平民类”蝴蝶 —— 439

物种分布图:大洋洲――540 全球鳞翅目昆虫的衰退――543

第 VII 卷

Papiliones 各类蝴蝶 —— 555

结语 威廉·琼斯的遗产…629 译后记 认识蝴蝶…636 琼斯模式标本图像完整清单…644 物种索引…648 内容索引…653

注释…657 参考文献…658 图片版权说明…663 致谢…663 编创团队简介…663


产品特色